綜合運輸研究所主要科研成果

  一、交通運輸業發展戰略研究

  我國交通運輸業長期發展滯后,成為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的嚴重制約。為改變這種狀況,首先必須從全局上、整體上、政策上尋求交通運輸業發展的道路。為此,綜合運輸研究所在交通運輸界率先開展了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研究,并持續不斷地對這一重大課題進行了長期的研究,力求為國家制定交通運輸發展的大政方針提供依據。

  1、2000年中國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研究

  在改革開放初期,我所主持了《2000年中國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研究,提出了2000年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目標和戰略布局,描繪了綜合運輸干線網布局藍圖,闡明了各種運輸方式的定位,提出了發展交通運輸業的政策措施,受到國家計委和交通運輸部門的重視。此項研究作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持的《2000年的中國》研究的組成部分,榮獲1988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并公開出版發行,這是我國運輸界最早研究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的一本專著,在研究方向上產生了良好的引導和帶動效應。其中,關于交通運輸對國民經濟適應程度的類型劃分至今仍被交通運輸部門和有關機構作為交通運輸發展的基本目標和決策依據。

  2、2000年中國公路運輸發展戰略研究

  改革開放之后,市場經濟日益發展,公路運輸以其機動、靈活、可實現“門到門”運輸的特點,對溝通城鄉、搞活市場具有直接的促進作用。面對新的形勢,在80年代中期,針對我國交通運輸發展的特點,我所通過研究提出了加快公路運輸發展的建議。1988年又會同交通部與德國奔馳公司合作,共同開展《2000年中國公路運輸發展戰略》研究,提出了我國公路運輸的發展目標、發展重點和發展政策,為90年代公路運輸大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此外,我所研究人員完成的《關于發展汽車運輸問題》的報告,得到了國家計委宋平主任批示:“這里提出很多建議是好的,可先選擇一二個地區試一試。”

  3、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科協主持《中國交通運輸發展戰略與政策》研究,作為重大決策咨詢項目。我所是主要研究單位,負責多個子課題研究,并負責撰寫總報告。這項研究進一步論證了交通運輸業在國民經濟體系中的定位,提出了積極的發展目標和多項政策措施,受到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國家經貿委主任朱镕基和國務院副總理、國家計委主任鄒家華的重視,并獲得國家科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4、中國社會科學院組織各方面專家研究21世紀中葉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提出走向現代化的構想。綜合運輸研究所完成了其中的中國交通運輸發展戰略研究,分階段提出2010、2030、2050年中國交通運輸業發展戰略方針、目標、布局、重點和政策,描繪出交通運輸業遠景圖象。該項研究成果由北京出版社以專著出版,獲1999年北京市優秀科技圖書獎。

  二、交通運輸發展規劃與布局研究

  1956年《國家科學技術發展十二年規劃》提出綜合運輸研究的主要任務是進行綜合運輸網發展規劃研究。40年來,綜合運輸研究所圍繞這一中心任務,開展大量調查與研究工作,取得多項重要成果,為我國交通運輸建設布局和綜合運輸網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1、全國綜合運輸網發展規劃研究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進入了經濟建設新時期,交通運輸也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1980年我所開展了全國性的綜合運輸調查工作,收集、整理、編寫了大量的經濟、社會和運輸材料,為綜合運輸網規劃工作打下基礎。1984年根據國家計委制定《國家國土規劃》的要求,綜合運輸研究所承擔了國家計委國土司正式立項《2000年全國綜合運輸網規劃研究》課題,全面展開全國性的鐵路、水運、公路、航空和管道各種運輸方式發展規劃研究工作,提出了《2000年全國綜合運輸網規劃綱要》總報告和17個分報告。該項研究著重論證了各種運輸網協調發展及其結合部的布局,突出綜合運輸網的特點和優點,首次把運輸通道理論應用于運網規劃,即根據全國經濟區劃、自然地理條件、生產力布局狀況、客貨流量流向特點和各種運輸網分布格局,劃分了跨越省區的、具有全國意義的綜合運輸大通道,即山西煤炭外運通道、進出關(山海關)運輸通道、東中部地區南北向運輸通道、中南部地區東西向運輸通道、西南地區運輸通道、西北地區運輸通道等。各條通道內含鐵路、公路、水運、航空和管道等各種運輸方式,描繪出2000年全國綜合運輸網總藍圖。這項研究得到國家計委國土司的重視和好評,其要點被《國家國土規劃》所采納;對綜合運輸大通道的劃分方法也多次為國家計委制定交通運輸發展規劃所采用,以綜合運輸大通道為重點的規劃思路也受到交通運輸部門的普遍重視和借鑒。

  1992年,根據計委國土地區司編制中長期國土規劃的需要,我所開展了《我國中長期(1995—2010年)綜合運輸網發展綱要》研究,其研究成果被國家計委納入了《我國中長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綱要》。

  2、地區交通運輸規劃研究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全國各省、市、區領導及各級地方政府對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視程度逐步提高,交通設施發展規劃也越來越重要。為了適應這種需要,綜合運輸研究所曾經對廣東、廣西、河北、山西、甘肅、寧夏等省(區)以及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環渤海、西南和華南部分省區、中原、東北、西北、黃土高原、湘贛粵等地區交通運輸發展進行規劃研究,為各地區運輸網等基礎設施建設布局提供科學依據。其中,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區均是我國經濟發展快速地區,交通運輸需求的增長速度高。因而,在規劃中一是強調要超前發展,建設大能力運輸設施;二是要抓重點項目建設,確保運輸暢通,尤其是對港口通過能力進行了重點規劃。又如1990年在中國科學院綜合考察委員會主持的《黃土高原地區綜合治理開發重大問題及總體方案》研究中,我所主持完成的子項目《黃土高原地區綜合運輸網發展及合理布局》研究,成為西北地區最全面、最系統的交通運輸發展規劃,為90年代西北地區交通運輸網建設提供了咨詢建議,該項目獲得了1992年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一等獎。1992年完成的《西南及華南部分省區區域交通運輸發展和布局規劃研究》對西南和華南部分省區內部和對外運輸通道中各種運輸方式的建設規模和運輸網的布局做出切合實際的規劃,特別是以解決西南地區北、東、南對外通路作為重點進行規劃,為“八五”后期及“九五”國家作出加強西南地區對外通路建設的決策提供了依據。該研究成果在1992年10月重慶研討會上受到好評。

  3、交通運輸建設項目前期研究

  除了交通運輸宏觀規劃外,我所還開展了交通建設項目預可行性研究。如對東北原油輸送管道、煙臺—大連間貨物滾裝運輸、大秦運煤專用鐵路、寧波深水港、集裝箱中轉站、京滬高速鐵路等重大交通運輸建設項目經濟技術問題進行前期(預可行性)研究,為這些項目的立項、建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其中,1985年,根據當時國家計委宋平主任的指示,綜合運輸研究所對寧波興建深水港進行了預可行性研究,分析了興建寧波深水港的自然地理條件、集疏運基礎和經濟效益,首次對寧波深水港的功能進行定位。這項研究成果促進了寧波深水港建設,為寧波超大型深水中轉港口在我國崛起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受到寧波市政府的高度評價。又如,由我所主持的世界銀行項目《京滬通道各種運輸方式客流研究》,通過抽樣調查取得了乘坐鐵路旅客列車、公路公共客車及小汽車、民航班機等旅客的有關數據,并使用模型進行計算,對京滬通道客流進行了深入的調查分析和預測,研究成果為京滬高速鐵路前期研究提供運量依據。

  4、運輸流及運網布局研究

  運輸流——客貨運輸流量流向是運網發展和布局的根據。分析研究運輸流量流向發展規律,對運輸合理化和運網發展布局都有重要意義。在60年代,綜合運輸研究所研究了我國大宗貨物合理運輸流向圖,提出了鋼鐵、礦石、煤炭、木材等物資合理流向圖方案,成為國家經委制定合理流向圖、調控物資的流量流向的依據。與此同時,我所開展了運輸與生產力布局研究,從運輸角度對鋼鐵、煤炭、礦石、洗煤廠布局提出意見,并對建設鐵水聯運網布局、實施北煤南運提出建議。目前,采用鐵水聯運輸送“三西”煤炭到華東、華南地區,依舊是我國能源運輸的主通道。上述研究成果對我國組織大宗貨物運輸提供了可行的方案,并通過實施基本實現了大宗貨物運輸的合理化,提高了運輸效益。

  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對加強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十分重視,運輸網、港、站建設是百年大計。為了避免重要建設,實現布局合理化,國家計委宏觀經濟研究院下達我所重點課題《我國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規模及合理布局》,該項研究在總結我國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取得偉大成就的基礎上,提出了進一步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調整和改善運輸布局的方案,以及實現運輸布局合理化進行宏觀政策調控的意見,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特別是研究成果中對“八五”期間我國交通運輸建設成就的經驗總結,被國家計委在多項材料、文章中引用,并報送中辦、國辦,作為信息上報中央和國家領導審閱。

  三、各種運輸方式綜合利用與運輸結構合理化研究

  根據鐵路、公路、水運、航空和管道運輸的技術經濟特點,研究各種運輸方式的合理使用范圍,綜合利用、合理分工、優化運輸結構,發揮各自優勢,提高運輸效率,這是綜合運輸科學的重要研究領域。綜合運輸研究所在國內首次把它作為一個科學課題提了出來,進行了開創性的研究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

  1、各種運輸方式綜合利用和不同運輸經路合理分流研究

  1965年根據西南地區煤、磷外運和進出川物資運輸的需要,我所開展長江與寶成、黔桂鐵路三線分流與綜合利用研究,提出進出西南地區物資運輸三線分流方案和綜合利用建議。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科委主任聶榮臻曾批轉有關部門,作為編制運輸分流實施方案的參考,極大的緩解了西南地區的運輸困難,對保證當時西南三線建設和物資供應起到了重要作用。

  為解決北煤南運問題,我所對津浦鐵路、北方沿海和大運河三線合理分流問題,鐵路與長江、鐵路與漢江分流問題等開展研究,提出了合理分流方案的建議,為緩解當時鐵路煤炭運輸的緊張狀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2、各種運輸方式合理分工與運輸結構合理化研究

  從80年代初開始,針對長期以來交通運輸中各種運輸方式在比例結構方面存在的問題,造成交通運輸隨著經濟大發展而不斷加劇的緊張狀況,開展了各種運輸方式合理分工與運輸結構合理化這一重大問題的研究。例如,先后對鐵路與公路、鐵路與水運、鐵路與航空在貨物和旅客運輸方面的合理使用范圍,不同運輸方式承擔不同貨物的經濟合理運距等進行了分析計算,提出了鐵路與公路運輸的合理分工,鐵路與水路運輸的合理分工,鐵路與民航長途客運的合理分工,為建立合理運輸結構提供理論依據。同時,從經濟結構和運輸需求結構變化,論證運輸結構適應經濟結構變化和市場需求的發展趨勢,提出調整和優化運輸結構的方向。這項研究從理論上突破了影響綜合運輸體系發展的障礙,從實踐上完善了綜合運輸系統建設的方針,在運輸界、經濟界反響強烈。各種運輸方式合理分工與運輸結構合理調整的研究,對各種運輸方式從80年代中后期開始的大規模建設,以及發展我國交通運輸業、盡快改變交通運輸緊張狀況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四、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綜合運輸研究所非常重視科學技術對交通運輸發展的重要作用,重視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為我國交通運輸技術發展明確了方向。

  1、鐵路牽引動力發展方向研究

  我所在國內最早開展了鐵路牽引動力發展方向的研究。60年代初,我國鐵路動力絕大部分是蒸汽機車,牽引力小、速度低。通過分析,論證鐵路電力機車牽引與內燃機車牽引替代蒸汽機車牽引的可行性、經濟性與合理使用范圍。1978年我所恢復以后,進一步加強了對鐵路牽引動力現代化研究,明確提出了我國鐵路牽引動力改革應實行“內電并舉、以電為主”的方針,淘汰蒸汽機車。這一觀點在學術界、運輸界產生了較大影響,受到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鐵道部門的重視和采納,加快了鐵路機車更新換代的進程,對我國鐵路牽引動力現代化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2、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

  1982年國家科委、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國家建委聯合下達重大科研項目——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組織原國家經委、鐵道、交通、民航、管道等部門的科研機構和廣大科技人員參加這一重大課題的研究。綜合運輸研究所作為這個項目的主持、牽頭單位,負責項目的總體設計(提出20個子課題及其主要研究內容)、會議組織、各研究單位的協調、編輯出版《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通訊》和《中國技術政策——交通運輸卷》,直接承擔《建立綜合運輸體系》、《發展能源運輸》、《集、散、聯運輸》、《計算機與交通運輸管理現代化》等課題研究,并對各課題研究成果進行綜合,撰寫《交通運輸技術政策要點》。該項研究歷時兩年,取得了重大科研成果,受到國家科委、計委、經委三委的高度重視,并將《交通運輸技術政策要點》上報國務院,經國務院批準作為國家技術政策下達各有關部門實施。同時,國家科委以藍皮書形式正式發布。這項研究引起各地方、各部門的高度重視,并對理順交通運輸與國民經濟的關系,加強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對加強各種運輸方式的協調,發揮各自優勢,形成合理運輸結構,建立綜合運輸體系;對促進能源運輸、重載運輸、快速運輸、集散聯運輸和運輸工具及管理現代化等,均發揮了重大作用,帶來巨大的經濟、社會效益,對我國交通運輸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該項目獲1987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是改革開放后首次頒發國家級科技進步一等獎的軟科學獲獎項目。由于綜合運輸研究所在交通運輸技術政策研究及組織中的突出貢獻,成為全國技術政策研究項目唯一的獲此獎項的單位。

  五、交通運輸業體制改革和經濟政策研究

  1、交通運輸業體制改革研究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改革和開放成為國民經濟發展的動力。通過對我國交通運輸發展中深層次問題的認識,我所對交通運輸業體制改革,包括組織管理、培養和建立運輸市場、投融資、運價、現代企業制度等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深入研究。例如,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交通運輸業體制改革的方向和改革的目標,對鐵路建設和運營體制改革的模式等進行了研究。研究成果提出,加快交通運輸業體制改革是促進交通運輸發展的關鍵。各有關課題在分析和評價不同的改革模式的基礎上,或作為專題報告,或以建議方式,提出了交通運輸業管理體制及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特點和應采取的改革措施,有的被政府部門在制定政策時吸收,有的被企業采納實施,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2、交通經濟政策研究

  改革開放之后,面對經濟改革的進程和政府職能及工作重點的轉變,交通經濟政策成為我所關注的新研究領域。該領域涉及的問題比較廣泛,運價政策、投資政策、集資與融資政策、合資鐵路與地方鐵路發展政策等等,我所都進行了較為廣泛而深入的專題研究,取得多項研究成果,為國家制定有關政策起到了參考作用。

  --建國初期,我國對交通運輸業的發展極為重視,國家投資建設了寶成鐵路、川藏公路等一大批交通設施。之后,交通運輸投資比重出現了下降,“五五”、“六五”期間僅為13%左右(含郵電通信業,下同),從而導致了交通運輸緊張狀況。從80年代初期開始,我所針對交通運輸發展滯后的狀況,積極呼吁國家應提高交通運輸業投資比重,增加交通運輸投資,以加快交通運輸設施建設,改變交通運輸這一薄弱環節。到“八五”期間,交通運輸投資比重達到了19.8%,1998年則提高到27.3%,使交通運輸初步適應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的發展。

  --我所早在“六五”期間就提出建立鐵道、交通建設基金制。后來又在國家計委交通司召開的“七五”交通發展座談會上,再次提出建立鐵道、交通建設基金的建議,這對“七五”初期國家建立鐵路建設基金制度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為了加快我國鐵路的發展,我所對中央與地方合資建路政策進行了深入研究,提出改革鐵路投資體制、調整投資主體、發展合資建路的政策建議,為“全國合資鐵路工作會議”采納,并作為1991年全國計劃工作會議“參閱文件”轉發,1992年又以國發[92]37、44號文件轉發,對推動合資鐵路建設起到了推動作用。

  --公路建設規模大,需要資金多,因此,發展公路建設的首要矛盾是解決公路建設資金。80年代初期,我所在《加快公路運輸發展的緊急建議》中就提出了“建立公路建設基金,專用于國道建設,由交通部根據規劃,統一安排”、“為了多途徑集資,在有條件的地區,可允許貸款或集資建設一些收費橋梁和路段,用所取的費用償還”。90年代以后,又進一步對公路建設非傳統融資方式進行研究,提出了實行燃油稅、重車稅,發行公路建設債券、股票上市、建立投資基金等,以擴展新的資金來源渠道,支持公路建設。這些建議得到了政府部門的重視,為增加公路建設資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3、挖掘運輸潛力,轉變增長方式對策研究

  80年代后期,由于經濟的快速發展,交通運輸出現了全國性的緊張,貨物發不出,旅客走不了,交通運輸一度成為全國上下最為關注的焦點。根據國家計委領導的安排,我所參加了計委工業綜合一司組織的“緩解交通運輸緊張”的調研工作,并負責撰寫了《關于緩解交通運輸緊張狀況的應急措施》的報告,提出要搞好運輸分流,發揮綜合運輸能力;完善設備配套,打通主要通道,擴大運能;改善運輸組織,挖掘潛力,提高效率;以及必要的經濟政策,由計委上報國務院批準實施,為渡過交通運輸難關作出了較大貢獻。此外,我所還一直關注挖掘運輸潛力問題。60年代,我所就開展了天津等港口挖掘運輸潛力的研究;90年代中期,按照中央提出的“兩個轉變”精神,從交通運輸增長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的角度,再次對挖掘運輸潛力問題展開研究,編寫出《充分挖掘現有交通基礎設施潛力的對策》研究報告,提出“新建與挖潛并重,將挖潛工作放在首位”的指導方針,以及加快交通運輸科技進步的對策。這些觀點對交通運輸業的發展具有深遠意義。

  六、能源運輸研究

  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氣)是運輸的主要對象,運量大、運距長,占用運輸能力多。能源是交通運輸的動力資源,每年消耗大量石油、煤炭、電力,并由此帶來環境影響。因此,我所從以能源運輸為重點轉向著力開拓集能源運輸、運輸用能與環境綜合研究的新領域,尋求經濟、合理、有效地解決能源運輸問題的新途徑。

  1、石油運輸研究

  ① 1963~1964年大慶油田開發初期,運輸界、經濟屆有些人士對大慶三高(高粘度、高含蠟、高凝固點)原油利用長距離管道輸送有疑慮。我所受國家計委領導指示研究大慶原油外運問題。通過深入調查研究,查閱大量國內外文獻資料,進行管道運輸與鐵路運輸技術、經濟可行性分析,得出大慶原油利用管道輸送,在技術是可行的、經濟上是合理的結論,提出大慶原油外運逐步由鐵路運輸向管道運輸過渡的意見。這項研究受到國家計委和石油部領導的重視,石油部翁心源總工程師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大慶原油外運研究報告》“是一份供這一地區(原油運輸)規劃有價值的參考文件”。這項研究獲1965年中國科學院科學獎。由于大慶油田生產形勢好,原油產量迅速增加,1967年又繼續對《大慶—大連、大慶—秦皇島原油管道運輸方案》進行研究,進一步論證大慶原油管道運輸的可行性和經濟性,提供管道建設決策參考。

  ② 在我國石油開發戰略西移的形勢下,新疆石油開發與運輸是國家關注的焦點。1993年我所受國家計委能源司委托,對新疆石油外運方案研究。經過技術經濟論證,提出新疆石油近期由蘭新鐵路外運,當原油產量達3000萬噸時,應修建新疆至洛陽的輸油管道或進川輸油管道,為管道建設時序和走向提供決策參考。

  ③ 長期以來,我國成品油運輸主要由鐵路承擔,油品損耗大,鐵路油罐車回空運輸占用能力,浪費運力。為改變這種狀況,我所在通過分析國外輸油管道發展經驗,并結合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對成品油需求快速增加的趨勢,研究提出成品油管道運輸發展規劃,積極推動成品管道運輸的發展。

  2、煤炭運輸研究

  ① 根據國家對“三西”(山西、陜西、內蒙西部)和西南地區能源基地建設布署,我所對煤炭運輸問題進行大量而持久的研究工作,先后做過山西能源基地交通運輸建設規劃,大秦運煤專用鐵路可行性研究,神府煤炭外運通路比選優化研究,發展長江煤炭運輸研究等等,并提出山西煤炭外運10條建議。

  ② 隨著我國煤炭開發布局西移和電力建設布點的可能變化,我所最早研究輸煤輸電技術經濟問題,對鐵路運煤、管道輸煤和高壓輸電進行系統分析,作出技術經濟比較,得出不同煤質、不同電壓、不同距離下輸煤輸電的經濟合理界限,提出了建立能源運輸綜合體的建議:煤炭開發,就地洗選;高熱值優質煤通過鐵路或管道外運;低熱值及洗中煤就地發電,外輸電力。這項研究為煤、電、運合理布局提供科學依據,受到有關部門重視。國家計委在《情況反映》中摘發了研究報告,國務院領導也肯定了研究成果,并確定了煤、電、運建設的方針。此外,我所研究提出《晉北—京津唐、晉東南—江蘇、華北—東北三個地區輸煤輸電技術經濟比較》報告,康士恩副總理指示:“這種研究很好”。

  ③ 為了尋求新的運煤方式,我所率先開展管道輸煤研究,進行管道輸煤選點調研和技術經濟論證,在國內首先提出管道輸煤經濟運量和合理運距介限,提出普通煤漿管道與高濃度煤漿管道優勢結合的新工藝,為發展管道輸煤指出方向。

  七、集裝、散裝、聯合運輸研究

  1、集裝箱運輸研究

  集裝箱運輸是運輸現代化的重要標志。60年代初我所就開始對集裝箱規格、型號進行研究。改革開放以后,追蹤世界集裝箱運輸的發展趨勢,大力提倡開展我國的集裝箱運輸,并對發展集裝箱運輸的政策、集裝箱運輸系統建設和國際集裝箱多式聯運等進行了開拓性研究。如:在交通運輸技術政策中提出要大力發展集裝箱運輸,并明文對發展海上國際集裝箱運輸、開展集裝箱聯運、建立集裝箱運輸體系等作為國家指導政策;進行了上海等港口集裝箱腹地運輸研究,以及對北京、天津、上海、廣州、濟南、南昌等地集裝箱中轉站建設進行前期研究,對促進我國集裝箱運輸發展起到一定作用;我所還參加了交通部主持的《國際集裝箱運輸系統(多式聯運)工業性試驗》項目,對有關政策問題進行研究,其研究成果作為項目的組成部分之一,在工業性試驗中運用,對建立和發展我國的集裝箱多式聯運系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2、散裝運輸研究

  散裝運輸是對某些傳統的袋裝貨物改變為散裝運輸方式,以提高其運輸效率及經濟性。我所從80年代初期進行貨物散裝運輸研究,并主持了交通運輸技術政策中的散裝運輸研究,制定出水泥、糧食等主要袋裝貨物實行散裝化運輸的基本政策。10多年來,我所在散裝運輸領域一直進行持續的研究,提出了許多有價值的建議,對散裝運輸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例如,與有關部門合作開展了《我國水泥散裝運輸發展戰略及對策》、《農村散裝水泥運輸》等課題研究,論證推廣水泥散裝運輸的必可行性與經濟合理性,提出水泥由袋裝改為散裝的對策和措施,得到內貿部門的采納。《我國水泥散裝運輸發展戰略及對策》研究項目還榮獲1996年國內貿易部科技進步三等獎。隨著水泥散裝運輸政策的實施,我國的水泥散裝運輸比重逐步提高。

  糧食是實行散裝運輸的另一大貨源。90年代初期,根據東北地區玉米、大豆糧食生產和外運出口增長趨勢,我所與日本三菱公司合作研究《東北地區玉米、大豆外運方案》,首次按照糧食散裝運輸模式的要求,對東北地區的玉米、大豆從生產地至出口港口的運輸系統及方案進行了科學的分析,論證了從倉儲、運輸至港口裝卸全部實現散裝化的可行性和經濟效益,提出積極推行糧食散裝運輸并建設一條糧食散裝運輸線的具體建議。這是我國糧食運輸技術進步的一項重大措施,得到國家計委和吉林、黑龍江等省的采納,建成了東北地區的糧食散裝運輸系統,為東北地區糧食基地的產品外銷產生了巨大效益。

  3、聯運研究。綜合運輸研究所建所之初就開展了聯運研究。60年代初進行的《淮(南)—裕(溪口)—申(上海)煤炭鐵水聯運方案》、《徐(州)—浦(口)—申(上海)煤炭鐵水聯運方案》課題研究,對鐵路和長江水運運力配置、聯合運輸組織形式進行深入調查研究,編制聯運運行圖和組織實施方案,并進行運行實驗,對加快煤炭中轉裝卸、提高車船效率、加速貨物送達等都取得明顯效果,深受運輸生產部門的歡迎,1964年獲得中國科學院紅旗獎。之后,針對北煤南運問題,又對《陽(泉)—青(島)—申(上海)煤炭水陸聯運方案》、《大(同)—秦(皇島)—申(上海)煤炭水陸聯運方案》進行研究,均編制聯合運行圖、制定車船對口、貨不落地、車船直取方案,使聯運組織更加科學化。這項研究由原國家經委批轉有關單位參照實施,直接為國民經濟生產服務。

  為推動聯運工作的發展,綜合運輸研究所還積極參予國家經委制定聯運規章制度,先后起草《關于進一步開展聯合運輸的通知》、《聯合運輸工作條例》、《干、支線貨物聯運工作條例》等文件,由原國家經委交通局審定,以國家經委、計委、財政部、鐵道部、交通部聯合下發執行,對全國聯運工作的開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目前,我國的聯運企業遍布全國,一個新興的運輸代理行業正在不斷發展和正規化。

  八、城市交通研究

  城市交通是交通運輸的重要組成,也是我所長期關注的重點。建所之初我所就極為重視城市交通問題研究。1959~1960年,我所與北京市城市規劃局共同研究提出了《北京市交通規劃方案》、《全運會車、客流集、疏、散方案》和《改善西直門鐵路道口方案》等報告,提出了解決當時交通問題的意見,也為我所后來深入開展城市交通問題研究奠定基礎。

  面對我國城市交通擁堵的嚴重情況,我所從80年代以來連續對城市交通問題從宏觀上開展研究。例如,1995年進行的《我國大城市交通發展方向及對策研究》,在總結多年研究成果的基礎上,結合私人小汽車的發展趨勢,提出國家要堅持公共交通優先的方針,重點支持公共交通發展,加強城市道路基礎設施建設,小汽車交通與道路基礎設施協調發展等建議。又如,我所在80年代就大城市交通問題提出要發展地鐵、輕軌等大容量的軌道交通。近年來,我所開展的《我國大城市軌道交通及城市鐵路發展問題》研究,論證了軌道交通是大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是滿足客運需求的最佳運輸方式,是交通運輸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進一步提出“大城市交通要以公共交通為主,公共交通要以大容量快速軌道交通為重點”的基本思路,建議積極發展城市鐵路,結合現有鐵路系統加快解決城市交通問題。并且,提出軌道交通應超常規發展,以及技術裝備國產化等建議,對我國城市軌道交通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原國家經委副主任郭洪濤同志特將此研究成果送建設部領導閱。建設部俞正聲部長在回郭老的信中寫到:關于充分發揮城市鐵路的作用,從綜合運輸系統的觀念重視它在解決城市交通和鐵路運輸中的雙重功能是非常必要的。我們完全贊同該文闡述的觀點。

  九、交通運輸形勢分析和信息服務

  為了及時掌握交通運輸發展狀況,我所從1994年開始連續6年對運輸生產、交通建設和體制改革等主要方面進行跟蹤分析,按季度分析、評價交通運輸生產情況、特點和存在的問題,預測交通運輸發展形勢,并提出相關的措施和建議,及時為計委領導和有關部門提供交通運輸綜合信息服務。

  交通運輸形勢分析年度報告充分反映出該年度、季度交通運輸變化的特點。90年代之后,隨著大量的農民工進入城市,使原來就極為緊張的春運更加雪上加霜,成為交通運輸的最大難點。交通運輸形勢跟蹤分析課題組及時對春運工作情況進行分析和總結,包括:當年春運期間運輸特點、各種運輸方式完成的運輸量、不同地區的客流變化情況等等,綜合反映了各種運輸方式開展春運工作的基本情況。特別是在1994、1995年,面對突然來臨的“民工潮”影響,課題組對其進行了深入分析,提出了可行的對策建議。又如,1995年研究報告通過分析運輸需求變化的情況,首次提出了運輸供求狀況好轉,運輸緊張狀況將出現逐步緩解的觀點,這一認識現在已經得到了各方面人士的贊同;對實行雙休日引發旅游熱,造成短途客流大幅度增加,建議交通運輸部門對此應予以重視,加快制定相關對策;同時,提出運輸企業的經營難度大,虧損較嚴重,應引起各級有關部門的特別關注,等等。運輸形勢分析報告提出的種種觀點得到了國家計委等有關領導和部門、交通運輸界人士的重視和引證。在90年代中期,季度分析報告的有關信息和觀點不少被計委上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并多次被中辦、國辦以信息報送中央和國務院領導閱。

  面對信息技術的發展,我所于90年代初成功地開發了交通運輸信息系統,建成“全國交通運輸經濟信息網”,通過電信遠程傳輸、軟盤、快訊等方式向全國發布公共交通信息,受到了眾多政府部門、有關機構和企業的歡迎。此后,又進一步開發建成“中國交通運輸分析數據庫”,并于1998年以《中國交通信息》(Trans China)進入國際互聯網,每年發布交通信息數十萬條,成為我國交通運輸界有一定影響的專業化信息傳播網。

  十、綜合運輸體系理論建設

  綜合運輸是門新學科。我所在致力于研究運輸生產和建設實際問題的同時,不斷開拓綜合運輸學科,發表了大量的學術論文,出版了許多學術專著或文集,取得了較大建樹。經過多年的探討和經驗總結,我所對綜合運輸體系定義,突破了前蘇聯關于綜合運輸即各種運輸方式綜合利用和綜合發展的界定,提出綜合運輸的科學概念--綜合運輸體系或者叫綜合的交通運輸體系,它是各種運輸方式在社會化運輸范圍內和統一的運輸過程中,按其技術經濟特點組成布局合理、分工協作、有機結合、連接貫通的交通運輸綜合體。提出綜合運輸體系的框架大致包含三個系統,一是具有一定技術裝備的綜合運輸網及其結合部系統,各種運輸方式銜接,方便旅客和貨物快速、門到門運輸;二是運輸生產系統,即聯運系統,以實現運輸高效率,經濟高效益,優質服務為目標,體現組織各種運輸方式實現全程運輸和綜合利用;三是綜合運輸組織、管理、協調系統,既實行宏觀調控,統籌規劃,又發揮市場對運輸資源配置的基礎作用。上述關于綜合運輸體系的理論概括得到政府、企業和社會各界普遍重視、贊同和接受,認為是對綜合運輸體系最具有權威性的解釋,使有關綜合運輸的爭論得到認識上的統一。

  綜合運輸體系理論上的進展,不僅進一步推動實際問題的研究,還形成國家關于交通運輸發展的指導方針,就是要在不斷提高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前提下,在我國建立和完善鐵路、公路、水運、航空和管道各種運輸方式協調發展、優勢互補的綜合運輸體系,以適應經濟和社會發展、改革開放和國防建設對交通運輸日益增長的需要。全國、各省(市、區)、各地市在五年或十年經濟社會發展計劃中,都普遍以建立綜合運輸體系為目標來部署交通運輸建設。綜合運輸體系不但得到國家領導同志的贊同,而且從80年代末期開始,“綜合運輸體系”均被列入黨和國家的主要文件。建設綜合運輸體系已經成為我國交通運輸業發展的目標和指導方針。